网站炒股配资 使用帮助 手机看配资炒股

最热图书| 基础入门| 基础分析| 技术分析| 心态理念| 衍生品投资| 商道生活| 理财类| 经管类

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 文字显示大小:

第六章锋从磨砺出(4)

作者: 白丁 出版时间: 2011_07_14 出版社: 华夏出版社 收藏该书签

  他?这鬼地方怎么一辆过路车也不见?难道自己挺不过今天了?

 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令他恐惧的事情出现了。狼嚎没过几分钟,在手电光

  的光亮所及之处,马跃进又发现了昏暗背景中的亮亮闪闪的眼睛,一双,两双,三双⋯⋯粗略一看,不下二十头。显然来的是一个狼群。

  后面的狼群正慢慢向着头狼的方向移动着。所有的狼都没有超过那只头狼,而是在头狼身后站立着,贪婪地望着马跃进和他的汽车。

  马跃进别无他法,赶紧将车头两边的挡风玻璃一直摇到顶,还将车门从内部锁住,似乎这样能给自己增添一点点安全感。“好汉难敌四手,恶虎还怕群狼”,这是他在评书里听过的句子。平时队友们讲故事时也讲过。手无寸铁的单人,肯定斗不过群狼,何况自己不到百斤的身板,兴许连那匹头狼都打不过。

  狼群聚齐后,稍稍平静了片刻。只见头狼仍然坐在地上,仰起头来又是一声嚎叫。其他的狼听到这声嚎叫,立即往两边跑开。这下马跃进可傻眼了。他监视得到车头前面的头狼,就监视不到两侧的其他狼,更看不到已经跑到车厢后部的狼了。他只听到车帮被撞击发出沉闷的声音,也听到苫布被撕扯开的声音。他知道,一定是狼群在往车上爬。眼看着这整整一车食物,粮食、牛羊肉,还有一些罐头,马上就要成为这群恶狼的饕餮盛宴了,可他却无能为力,甚至不敢打开车门看上一眼。马跃进无助又无奈到了极点。

  狼群开始还不到车头来,但时间不长,马跃进就看到了嘴里叼着肉块的狼,居然大摇大摆地跑到头狼后面席地而坐,但也并不马上吃掉嘴里的食物,倒更像是向马跃进示威:看看,这就是你车上的东西,我们拿了,你能怎么着?慢慢地,他看到车外有小狼在打闹,装作争抢状。马跃进为了节省电池,干脆关掉手电,任凭狼群在自己汽车前后左右跑来跑去耀武扬威。心想,老子要是有一把枪,一枪一个,把你们全部消灭干净。这下彻底完了,回到连队如何交代呢?大家吃什么?这可是百十号人一个月的供应啊。

  正当马跃进无可奈何之际,驾驶室顶上也传来了杂乱的“咚咚”声,随即看见有狼把爪子从车顶伸下来。几匹狼从车顶顺着挡风玻璃滑到发动机盖上,掉过头来,将头凑到玻璃上往车里嗅。狼嘴里流出的哈喇子很快弄得前风挡上模糊一片。两侧车门外也有狼正在用利爪挠门和玻璃窗。看那意思是非进驾驶室来不可。难道这帮家伙已经把车上的食物叼光了,想来吃掉自己?马跃进想到此,感到后脊梁直冒冷气。他再次打开手电筒,透过车窗玻璃照出去。被照到的狼扭头跳下发动机盖就跑,跑不远几步又停下来直勾勾地瞅着驾驶室,嘴里流出的哈喇子足有一尺来长。等马跃进把手电光转向另一侧,跑开的狼又扑上车门车窗。马跃进成了一只困兽,无计可施。

  不知不觉已经月上中天了。大地比起刚才似乎更亮了一些。马跃进手里的手电筒已经只剩下昏黄的光,显然电池电量已经不足了。可狼群对车辆和马跃进的攻击,没有丝毫减弱或中止的意思。马跃进知道,这才刚过午夜,离天亮起码还有五六个小时。自己再怎么撑也是撑不到那个时候的。万一什么时候挡风玻璃中的任何一块被狼群扑打破碎,我这小命算是交待了。可这么个死法,马跃进从来没想到过,甚至做梦也没梦到过。这个时候,马跃进想起了家里的老娘,想到自己的几个姐姐,想起自己不听老娘的苦劝执意跑到新疆;马跃进也想到了师傅师娘,想到了师傅家的大丫;想到了兵团的战友们⋯⋯

  正当马跃进陷入绝望之中的时候,他猛然发现,车左侧远方的公路上,有强光划破夜空,一扫而过。根据他的经验,一定是有车向着自己这个方向驶来了,因为近处的公路就这一条,而且这样的强光,应该是汽车上坡时造成的,不可能再有其他东西能发出这么强烈的光亮。马跃进就像濒临淹死的人,突然间看到了远远的河岸一样,拼了性命也得游过去。马跃进顾不得车辆周围的狼群了,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刚才射出过光亮的方向。果然时间不长,光亮又闪现了。慢慢地,他看清了,是汽车,而且不止一辆,至少是两辆汽车,正沿着略微有些高低起伏的公路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缓缓驶来。

  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,马跃进完全看清了,确实是两辆汽车,而且是与自己所开的车辆型号相同的卡车,车灯雪亮。他似乎已经能够隐隐约约听到卡车发动机低沉的轰鸣声。凭经验判断,来车已经离自己不足两公里了。他真想跑出去招手呼喊,可被狼包围着,如何出得去?正在他着急之时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只见一直坐在车前几个小时都没有挪动过地方的头狼,将头部使劲儿向后仰起,大嘴岔子朝着天空,长长地一声嚎叫,“呜——”,声音似乎凄厉、悲哀无比。只见整个狼群随着这声哀鸣,纷纷向来的方向跑去。直到最后一只狼消失,这只头狼才缓缓站起身,掉过头去,迈着缓慢的步伐,不急不忙地走向了戈壁深处,消失在月夜之中。马跃进这才费力打开驾驶室一侧的车门,疲惫不堪地跳下了车。下车才发现,外面冷得令人牙齿打战,自己身上的衣服却湿漉漉、冷冰冰的。

  马跃进心情急切地站在公路边。

  过了几分钟,两辆汽车先后停在了马跃进跟前。从头一辆车上下来的,正是马跃进的师傅。马跃进一见师傅,眼泪溢出了眼眶,一句话也没说出来,扑上去将师傅一把抱住,就觉眼前一黑,人事不知了。

  “那后来怎样?”听到这儿,两位调查员整个就听入迷了,似乎是在听一段精彩的评书,连自己的工作都暂时忘记了。林芙蓉略一停顿:“后来嘛,也都是听马跃进自己说的,他上广西边防前线打仗去了。” “打仗?马跃进真当过兵打过仗?”林芙蓉感慨道:“这还能有假?经济发展部不少人都知道。你们可以去调查。”

本章心得

限100个字符,剩余字符100

赛股大讲堂